热点:
首页      广告   目录   资讯   征稿    财会  视频   图片   评论      财经       旅游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杂志频道 > 管理 > 管理纵横 > 正文
管理的“小学”、“大学”与哲学
时间:2019-01-24 19:41:56    来源:www.xiandaishangye.cn    浏览次数:    杂志首页    我来说两句()

 吕力   武汉工程大学管理学院  湖北武汉  430205 

 

要:当代主流管理研究属于“小学”范式,它可以在实证性、严谨性上做到非常深入,然而可能甚至无法完整回答一个常见的管理问题。管理哲学则代表一种综合性、整体性的哲学思考,它非常类似于《大学》的义理之学,它需要通观、辩证的思维。管理学在下一个阶段的发展应当更加偏重“大学”的研究,从长远看,管理学的发展应该是“小学——大学”的不断迭代。

关键词小学;大学;管理哲学;管理辩证法

 

一、中国文化语境下“小学”与“大学”之别

中国文化语境下的“小学”与“大学”来自于朱熹的《大学章句序》。朱熹说,人生八岁,则自王公以下,至于庶人之子弟,皆入小学,而教之以洒扫、应对、进退之礼,礼乐、射御、书数之文。及其十有五年,则自天子之元子、众子,以至公、卿、大夫、元士之适子,与凡民之俊秀,皆入大学,而教之以穷理、正心、修己、治人之道。此又学校之教、大小节所以分也。

以当代的视角,“小学”与“大学”的区别在于:(1“小学”相当于在中国古代社会应付日常生活的基本技能,而“大学”则是对人生哲学或社会哲学的高度思考;(2“小学”讲的是“如何做”,而“大学”则重点讲“为何要这样做?”;(3“小学”的上限是“修身”,而“大学”的上限则是“治国、平天下”;(4“小学”是一种相对固定的规则、程序,“大学”则讲规则的来源、规则的内化:如何从心而不逾矩、各种复杂情形下规则体系的道理,如“礼”与“和”的关系,“仁”与“礼”的关系,“理”与“心”的关系等。

“小学”除上文的解释之外,还有一种解释,即“考据、训诂、音韵”等学问手段。以今天的学科分类而言,大致属于文字学的范畴。在清代的乾隆嘉庆时期,关于“小学”的学问达到一个高峰,故又称为“乾嘉之学”。如果按照这一定义,与“考据之学”相对,“大学”则是“义理”之学。

 

西方当代主流管理理论与管理的“小学”

以中国传统文化的视角来看,西方当代主流管理理论显然是一种“小学”,这是因为:

(1)西方当代主流管理理论是若干“中层理论”的叠加。“中层理论”是与宏观理论相对而言,中层理论概念的提出者默顿认为,中层理论不是一个关于社会运行的整体理论,而是关于在社会某一局部、在某些因素的约束条件下社会的“这一部分”如何运行的逻辑。陈晓萍主编的《组织与管理研究的实证方法》中直接指出:宏大理论最为全面,因为它们包括了一套相互联系的法则(命题或假设),这些法则涉及许多不同情境下的各种现象,中层理论则受到边界条件的约束,是管理的某一部分运行的、在某些情境限制下的相对正确规律。从体系结构上看,西方当代主流管理管理理论是若干“中层理论”的叠加。

(2)西方当代管理主流研究方法是“小学”的研究方法。实证主义方法是管理学当代主流研究方法,实证研究方法的一般过程是:提出假设、收集数据、验证假设,它不涉及一般的管理理念,即使涉及也通常需要将这些一般的理念变成可以操作的变量。这与乾嘉之学在一字一句上的考据、训诂有异曲同工之处,反观“义理”之学,则不大纠缠在一事一物上的考辨,义理之学重视的是理念和价值观。

(3)西方当代主流管理学无法处理“复杂的管理辩证”问题。管理是一个综合性、系统性的社会问题,许多问题难以量化、许多边界条件并不清晰、很多未来情况无法预测、许多互有优劣的决策难以取舍。面对这种情形,西方当代主流管理学通常会束手无策。正如精深的小学研究也无法系统回答修齐治平的问题一样,西方当代主流管理学从其范式上就无法应对“复杂的管理辩证”问题。

 

管理的“大学”与管理哲学

哲学与其他具体学科的不同首先体现在它的整体性,管理哲学与具体的管理方法之间的不同也体现在管理哲学是从一个整体的层面来看待管理的。以西方主流的领导理论为例,当代理论出现了若干领导的“中层理论”,如交易型领导、魅力型领导、苛责式领导、道德型领导等,然而实际的领导过程是整一的,不管以哪一种主流的领导理论来指导实际的领导过程,都是偏颇的。再以战略理论为例,战略的过程与战略预测、直觉、战略执行者的风格密切相关。同样,战略也是一个整一过程,需要平衡许多冲突、矛盾、风险和收益,其中起主导作用的可能是理念和哲学。

诸如领导、战略这些涉及到复杂的管理辩证法的哲学问题很难使用“实证的”、“中层理论范式”的结构去解决。很多成功的管理决策实际上没有太多的普适性,很难以实证的方法提取可复制的成功因素。换言之,类于“小学”的当代主流管理理论无法解决上述管理哲学问题。然而,这些管理哲学问题确实是现实存在的。事实上,哲学的研究对象是非常现实的问题,如“人存在的价值如何?”“人的本性如何”,这些问题永恒存在,只不过普通人很难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与此类似,管理哲学研究的问题也见于日常的管理实践。然而,如前所述,当代主流管理研究的范式却对类似的问题感到难于处理,在本文看来,其关键就在于当代主流管理研究属于“小学”范式,它可以在实证性、严谨性上做到非常深入,然而可能甚至无法完整回答一个常见的管理问题。正如文字训诂可以对一个字的形、音、义、自古以来的应用、源流做出非常详细的考证,然而却无法系统回答一个常见的人生问题一样——“小学”与“大学”分属不同的学科范式。

要言之,管理哲学的研究应采用不同于实证研究的范式,它代表一种综合性、整体性的哲学思考,它非常类似于《大学》的义理之学,它需要通观、辩证的思维。因而,在中国文化语境下,可以将管理哲学看作是管理的“大学”。

 

管理的“小学”与“大学”的关系

(一)管理的“小学”是管理学的基础

在中国古代社会,一个人如果缺乏对于基本生活秩序、礼仪的践行,很难体认到生活中所蕴含的“义理”。与此类似,管理的“小学”也是管理哲学的基础,如果一个管理者甚至不了解计划、组织、领导、控制等管理的基本过程,或者缺乏带领一个团队、小组的经验,那他实际上也很难进行管理哲学的思考。

(二)管理“小学”中蕴含“大学之道”

管理“小学”与“大学”存在差别,并不意味着“小学”与“大学”的内容断为两截、毫不相关。事实上,正如在中国古代,日常洒扫应对等礼仪中就蕴含者人生、社会的若干哲理,在管理的“小学”中也包含若干哲学问题——只不过局限于“小学”的范式,很难对这些“大问题”给予很好的回答而已。

管理的小学或实践中亦包含“大学之道”,思辨能力较强的实践者能从中体认——事实上现实管理实践中很多优秀的管理者正是这样做的,但是,如果我们能够将这些分散的思考整合成一门系统的“大学”,则善莫大焉。

(三)管理“大学”与“小学”的联系:“大学”的可部分实证性与严谨性问题

管理“大学”与“小学”的联系不仅表现在“小学”中蕴含“大学之道”,还表现在“大学”中的若干认识可以用“小学”的方法来具体化或部分实证。但需要指出的是,过于强调严谨性的实证对于管理哲学是有害的:管理哲学由于涉及非常复杂的管理辩证法,又由于边界条件和约束极其难以确定,因而很难对某一哲学认识做出简单的肯定或否定的回答。

管理理论与军事理论类似,军事学中也存在实证的方法,但是绝不唯实证——因为军事局势错综复杂,很难适用有限的变量完全描述。在“小学”与“大学”的关系中,小学虽然非常重要,但若以小学的考据来限制义理的发展,则是束缚了手脚,限制了义理的发展。

(四)管理“大学”的意义

管理是一个整体,西方当代主流管理理论为了应对“管理”这个整体,不得不采用叠加若干中层理论的做法。然而,如此的做法并不能形成关于“管理整体”的学说,这便是管理哲学或管理的“大学”作为一个独立的管理学分支学科的意义:它有自己的独特的研究对象和研究方法,以区分类似于“小学”的当代主流管理。

(五)管理学的发展过程是:小学——大学——小学——大学的迭代

按照一般的看法,是泰勒创立了西方现代管理学的学科体系,泰勒所创立的是一种“科学管理”的体系,这一体系所研究的核心问题是如何提升工人的劳动生产率,因此属于管理学的“小学”范畴。法约尔提出了基于管理过程的一般体系,德鲁克等人的学说也是关于管理的一般原理的,这应当属于管理的“大学”范畴,而当代主流管理则毫无疑问属于“小学”范畴,它在方法论上的典型特点就是:善于进行分门别类的研究、拒绝甚至排斥整体而综合的思考。管理学在下一个阶段的发展应当更加偏重“大学”的研究,从长远看,管理学的发展应该是“小学——大学”的不断迭代。

 

参考文献

[1] 陈晓萍,沈伟. 组织与管理研究的实证方法[M].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 吕力. 管理科学、管理技术与管理哲学[J]. 经济研究导刊,2012年第7.

 

分享到:
责任编辑:
>>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杂志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