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现代商业》杂志社-官方网站在线投稿平台
 国际贸易
贸易壁垒对中国出口贸易差额影响的研究综述
发布时间:2022-07-21 点击: 发布:《现代商业》杂志社
  摘要:贸易壁垒是国际贸易中的关键问题。随着新贸易理论的兴起和发展,从贸易差额角度细分贸易增长路径成为国际贸易研究的新视角。那么,贸易壁垒会对中国的贸易差额产生不同的影响吗?影响路径是什么?了解这些问题将有助于我们更清楚地理解贸易壁垒的机制。本文将对现有的相关研究进行总结和评述,以期总结前人的研究成果和未来可能的研究发展方向。
 
  关键词:贸易保证金;贸易壁垒;出口贸易
 
  一、导言
 
  随着世界各国经贸联系的日益密切,贸易壁垒对各国自由贸易的影响成为学者们关注的重要问题。传统上,贸易壁垒可分为对其他国家征收高关税的关税壁垒和以反倾销和技术性贸易壁垒为形式的非关税壁垒。WTO成立以来,各国关税水平逐步下降到较低水平,减少了对国与国之间贸易的影响。然而,各种形式的非关税壁垒,如反倾销、技术性贸易壁垒等也日益增多,逐渐成为国家间自由贸易的主要障碍。
 
  传统的贸易壁垒研究大多从贸易流动的角度分析其对贸易可能产生的影响。随着近年来新贸易理论研究的兴起和深入,越来越多的研究基于企业异质性的视角,从贸易边际的角度对贸易增长进行细分,认为贸易增长可以通过扩大粗放边际和扩大边际来实现(Melitz,2003)。一些研究进一步将贸易差额细分为宽度差额、数量差额和价格差额(石丙战,2010)。一方面,贸易壁垒直接阻碍了企业出口产品的数量;另一方面,它们可能会导致企业因出口成本高和价格低而退出出口市场,从而减少出口市场上的企业数量(孙泽生,阮银,2006)。因此,从贸易差额的角度研究贸易壁垒的作用机制具有重要意义。本文将对贸易差额、贸易壁垒以及贸易壁垒对贸易差额影响的相关研究进行评述,并尝试探讨未来研究的可能方向。
 
  二、贸易差额的研究
 
  从贸易理论来看,传统的贸易理论大多忽略了企业在国际贸易中的作用,从要素禀赋、比较优势等方面来考虑国与国之间的贸易(Bernard,2007)。新贸易理论侧重于考察旁观者的行为对贸易的影响,同时考虑到企业和制造商决策的异质性。在此基础上,将贸易增长细分为集约边际和扩展边际,即通常所说的二元边际。在对中国的研究中,一些学者普遍测算中国出口的二元边际。这些研究大多认为中国的出口增长是沿着集约边际进行的,边际扩大对中国出口增长的贡献并不明显(钱学锋和熊平,2010)。也有学者从不同产品和不同贸易伙伴的角度来衡量和分析中国出口的二元边际。例如,在农产品领域,耿宪辉等(2014)分析了我国农产品出口的二元边际及其影响因素,认为我国农产品出口主要依赖于集约型边际增长,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我国农产品出口贸易条件的恶化。一些关于中国与不同贸易伙伴农产品贸易的研究也证实了中国农产品出口主要依赖于集约型边际增长的观点(谭等,2013)。在制造业领域,刘等(2015)认为我国制造业出口主要是集约型的边际扩张,尤其是数量型扩张,高、中、低端制造业两者的边际比例也是不同的。宗毅军(2012)进一步分析了密集边际和扩展边际对中国制造业贸易条件改善的不同影响。这些二元边际效用理论的应用使我们对中国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近年来,随着贸易保证金研究的深入发展,对贸易保证金的研究已经不局限于集约保证金和延伸保证金。石丙战(2010)首创了贸易增长的三元边际分析框架。在他构建的三元边际分析框架下,第一次将集约边际进一步细分为价格边际和数量边际。最后,从价格增长、数量增长和广度增长三个方面解释了一国的贸易增长。运用该理论框架对中国出口增长进行分解,认为中国出口产品的低价、大量、数量增长和广度增长是推动中国出口的主要力量,价格几乎没有贡献。高月(2013)研究了199533542010年中国出口增长的三维边际的变化,表明中国出口量的贡献有上升趋势,而另外两个边际则有相反的趋势,合理解释了金融危机期间中国出口表现相对较好的原因。
 
  从贸易差额的研究文献来看,大多认为我国出口增长主要依靠数量增长,扩张差额和价格的贡献较小。总体来看,现有的贸易边际效用理论相对成熟,研究方法从不同层面得到了广泛应用,为进一步运用贸易边际效用理论,具体分析贸易壁垒的作用机制提供了良好的研究基础。
 
  三、贸易壁垒的相关研究
 
  从广义上讲,凡是能对自由贸易造成不合理障碍的措施,都可以归为贸易壁垒;从狭义上讲,贸易壁垒可分为传统的以征收关税为主的关税壁垒和非关税壁垒,包括反倾销、反补贴和技术性贸易措施。随着各国关税水平的下降,各国采取的贸易壁垒大多集中在非关税壁垒上。因此,非关税壁垒是当今学者比较关注的领域。其中,反倾销措施和技术性贸易壁垒更受关注。
 
  从贸易壁垒的成因来看,王杰(2010)从市场失灵理论、技术差距理论、利益集团理论和博弈论四个角度分析了技术性贸易壁垒的成因,并指出了设置技术性贸易壁垒动机的复杂性。杨和(2002)系统分析了国际反倾销的原因、趋势和特点,认为反倾销措施的实施与关税水平的降低、国际霸权主义的盛行、国际经济格局的变化和各国的生产力水平密切相关。与技术性贸易壁垒不同,反倾销措施形成的非关税壁垒更具有主观性和人为性,而技术性贸易措施有其合理的一面。只有当它们被人为地用于贸易保护的目的时,才会形成不合理的贸易壁垒。
 
  从贸易壁垒的作用机理来看,Blonigen和Prusa(2003)将反倾销的影响分为两部分,一是对有关国家进出口数量和价格的影响,二是对市场供求和企业竞争策略选择的影响。李(2005)从长期和短期两个角度分析了技术性贸易壁垒给出口国带来的贸易效应、社会福利效应和产业效应,认为技术性贸易壁垒在短期内会对出口国产生负面影响,但如果处理得当,在中长期内可能会产生积极影响。与其他形式的贸易壁垒相比,技术性贸易壁垒侧重于在技术标准方面规范进口产品,其对出口和社会福利的作用机制更难识别和量化,因此也被称为最难量化的贸易壁垒。四。贸易壁垒对贸易差额的影响研究
 
  学者们关于贸易壁垒对贸易利润率影响的研究大致可以分为两类。第一类是将贸易壁垒归入贸易成本的研究,从贸易成本的角度分析其对贸易利润率的影响;第二类是研究某一类贸易壁垒对贸易差额的影响,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细致性。接下来,将对这两种研究进行回顾。
 
  对于第一类研究,研究者关注的变量主要是运输成本、通关成本、法律监管制度、贸易自由化程度等。代表性的研究是石本业和张永亮(2014)。他们将外贸成本细分为政策成本、运输成本、信息成本、法律监管成本等。并分别分析它们对出口二元利润率的影响。他们认为进口程序的复杂性对二元利润率有负面影响,而关税对集约利润率有负面影响。法律监管成本越低,企业出口的二元边际越大,这与贸易壁垒的一般认知是一致的。陈永兵等(2012)的研究也将进口程序的复杂性纳入贸易成本的考虑,证明进口费用成本会阻碍企业的出口数量和扩张边际,同时验证了贸易程序的复杂性会阻碍企业的出口贸易。这种研究不是直接研究某种贸易壁垒,而是研究贸易壁垒可能的作用路径,是贸易壁垒对贸易边际影响的侧面分析。
 
  对于第二类研究,贸易壁垒可以细分为非关税壁垒、反倾销和技术性贸易壁垒的一般研究。梁、(2016)借助引力模型分析了非关税措施对中国企业出口二元边际的影响。认为我国频繁启动的非关税措施导致我国密度边际扩张和宽度边际收缩,关税影响机制复杂,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存在明显差异。王孝松等(2014)以反倾销为例研究了贸易壁垒对中国出口边际的影响。结果表明,中国的反倾销措施,无论是立案、肯定性裁定还是征收反倾销税,都会对二元边际产生显著的抑制作用,对扩展边际的影响更为显著。延伸幅度的较大阻碍对中国出口风险的分散和外向型经济的发展提出了严峻的挑战。鲍晓华和闫小洁(2014)分析了农产品出口的二元边际。集约边际是农产品出口贸易增长的主要方式,他定量评价了SPS措施对农产品出口的影响路径。研究发现,SPS措施主要从集约水平上对中国出口总额产生了显著的抑制作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SPS措施对集约边际的影响上存在显著差异。他从特定技术性贸易壁垒的角度分析了特定技术性贸易壁垒对中国农产品出口的影响。他的研究视角是现有文献很少涉及的,也是未来发展的方向。
 
  近年来,随着新贸易理论的兴起和研究的深入,对贸易差额的讨论逐渐增多,学者们也对影响贸易差额的因素进行了探讨。由于对什么措施真正形成贸易壁垒的认识存在一些差异,对贸易壁垒与贸易差额关系的研究也是从不同的角度展开的。总体而言,专门研究贸易壁垒如何影响中国出口贸易差额的文献相对较少。大多数关于贸易壁垒与贸易差额关系的文献只是把贸易壁垒作为一种贸易成本来进行整体研究,对于不同类型的贸易壁垒进行具体细分研究的文献还比较缺乏。具体来说,关于反倾销措施如何影响贸易出口边际的研究很多,但是关于更隐蔽的技术性贸易壁垒对贸易边际影响的专门研究还非常有限。从多重贸易差额分解技术性贸易壁垒的影响机制是未来研究的一个可能方向。从产品来看,对所有出口产品的研究很多。但应该看到,农产品是技术性贸易措施严重阻碍的产品之一。虽然现有的研究中有很多文献对农产品贸易边际进行了测算和解释,但是专门关注农产品领域的贸易壁垒对农产品出口边际影响的文献并不多,未来可以做进一步的研究。最后,随着贸易差额的进一步细分,将传统的二元贸易差额细分为三元贸易差额成为近年来一个新的研究方向,更具有理论和现实意义。
 
主要参考文献:
[1]Melitz M J.The Impact of Trade on Intra-industry Reallocation and Aggregate Industry Productivity[J].Econometrica,2003,71(06)
[2]施炳展.中国出口增长的三元边际[J].经济学(季刊),2010,9(04):1311-1330.
[3]孙泽生,阮尹.国内技术性贸易壁垒研究评述:1990-2005[J].国际贸易问题,2006(06):118-123.
[4]Bernard,Andrew B,J.Bradford Jensen, Stephen.J.Redding and Peter K.Schott.2007.“Firms in International Trade”,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 21:105-130.
[5]钱学锋,熊平.中国出口增长的二元边际及其因素决定[J].经济研究,2010,45(01):65-79.
[6]耿献辉,张晓恒,周应恒.中国农产品出口二元边际结构及其影响因素[J].中国农村经济,2014(05):36-50.
[7]刘祥霞,安同信,陈宁宁.中国制造业出口增长的二元边际和行业结构特征——基于企业异质性贸易理论的实证分析[J].经济问题探索,2015(12):135-142.
[8]宗毅君.中国制造业的出口增长边际与贸易条件——基于中国1996—2009年微观贸易数据的实证研究[J].产业经济研究,2012(01):17-25.
[9]陈勇兵,陈宇媚,周世民.贸易成本、企业出口动态与出口增长的二元边际——基于中国出口企业微观数据:2000—2005[J].经济学(季刊),2012,11(04):1477-1502.
[10]王杰.技术性贸易壁垒成因的理论解析[J].农业经济问题,2010,31(07):99-104.
[11]杨仕辉,熊艳.国际反倾销趋势、特点、成因与我国对策研究[J].管理世界,2002(03):19-32.
[12]王孝松,翟光宇,林发勤.反倾销对中国出口的抑制效应探究[J].世界经济,2015,38(05):36-58.
[13]Bruce A. Blonigen,Thomas J. Prusa. The Cost of Antidumping: the Devil is in the Details[J]. Journal of Economic Policy Reform,2003,6(4).
[14]李春顶.技术性贸易壁垒对出口国的经济效应综合分析[J].国际贸易问题,2005(07):74-79.
[15]梁俊伟,魏浩.非关税措施与中国出口边际[J].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2016,33(03):3-22+77.
[16]王孝松,施炳展,谢申祥,赵春明.贸易壁垒如何影响了中国的出口边际?——以反倾销为例的经验研究[J].经济研究,2014,49(11):58-71.
[17]鲍晓华,严晓杰.我国农产品出口的二元边际测度及SPS措施的影响研究[J].国际贸易问题,2014(06):33-41.

QQ在线编辑

  • 在线咨询
  • 投稿咨询 投稿咨询

投稿咨询

展开